幼师让同学打嘴巴 幼儿老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时间:2017-03-11 20:07:57 来源: 网络 点击:

幼师让同学打男童嘴,3月6日, 7岁的成成(化名)从幼儿园放学后就让妈妈赶快搬家,说不想再去上学。成成告诉妈妈,当天他在学校上课时说话,老师让全班同学轮流打他嘴巴。……

幼师让同学打嘴巴

对于此事,园方解释称是老师让孩子们“玩游戏”,捂调皮孩子的嘴巴。3月9日,华商报记者从榆阳区教育局获悉,智慧幼儿园目前已以“游戏设计不当”为由,将涉事老师姬某辞退。

孩子称述:被同班20个同伴打嘴巴

今年7岁的成成去年后半学期转入榆林市榆阳区芹涧路的智慧幼儿园上大班,今年开学没多久,成成放学后就说不想再去学校。 “3月6日下午,孩子回家后就问我家里租的房子啥时候到期,想赶快搬家,不敢再去学校了。”成成的妈妈觉得很反常,就再三追问成成是不是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成成这才告诉妈妈,自己当天被同班的20多个同学轮流打嘴巴,而且是老师指使同学打的。

听到这个消息,成成的爸爸艾先生也赶快从外地赶回来。3月7日,艾先生说,成成以前在神木上幼儿园,家人觉得榆阳区教育条件好,去年专门把成成和妹妹转学来到榆阳区上幼儿园。两个孩子都在智慧幼儿园上大班,但不在同一个班,平时都由妻子接送。

“其实我早就知道,智慧幼儿园的老师有时候会打孩子,男孩子调皮,老师适当教育一下我没有啥意见。但老师指使全班的孩子打一个孩子,这就太过分了。”成成的妈妈说,孩子6日晚上回来的时候,嘴都是肿的。

3月7日下午,记者见到了成成,成成说,6日下午上课时他说话后,老师就让他站在讲台上,让班里20多个孩子轮流打他的嘴。

“刚打完挺疼的,今天已经不太疼了。”“老师平时也用手和尺子打我们,我挺怕老师的。”成成说。

在家长和老师一份对话录音中,老师也承认,平时确实打过成成。

妈妈翻开成成的下嘴唇,记者看到成成的嘴唇内侧稍微有点损伤。

艾先生说,事发后,幼儿园园长康某和涉事老师姬某分别登门道歉,希望协商处理解决此事。记者在艾先生提供的和姬某的聊天记录中看到,

姬某称:“本身宝贝比较调皮,这是我对宝贝的一个惩罚。

”随后在家长的质问下,姬某称:“实在抱歉,可能我想的太简单,没有考虑周到,这样伤害到孩子的自尊,实在抱歉。”

据介绍,事发后,康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退还了艾先生的女儿以及儿子的学费3600元,但家长当时没有接受。

3月7日下午,康某表示,经过园方了解,6日下午成成所在的班上写字课的时候,由于成成大吵大闹,老师姬某就对成成说,如果老师管不了你的话,就让其他同学来管住你的嘴巴。然后就让班里的孩子“玩了个游戏”,让孩子们轮流去“捂”成成的嘴巴。

“可能是有些孩子理解错了老师的意思,下手比较重。完全有可能发生个别孩子打了成成嘴巴的事。在这件事上,老师说是捂嘴巴,家长说是打嘴巴,双方各执一词,而且教室里的监控还没有装好,所以很难说清。但老师的这种教育方式肯定是不对的。”

康某说,据她了解,当时去“捂”成成嘴巴的有五六个孩子。

据了解,事发后,姬某6日晚上就来到成成家道歉并说明情况,园长康某7日上午也与成成的家长进行了协商。家属提出的要求是立即将涉事老师姬某调走,另换一名老师。

但康某表示,姬某在该幼儿园工作已经两年,是一位经验很丰富的优秀老师。对于家长提出换老师的要求,幼儿园7日下午召开了家长会,“其他家长都不同意换老师。”康某说。记者了解到,姬某是智慧幼儿园理事。对于姬某是否有从业资质,园方表示姬某证件齐全,但当记者要求看一下时,园方表示“教育局有规定,凡是记者前来采访,都需要得到教育局的批准后才能接受。”

对于幼儿园的解释,成成的家长表示不能接受,“就算是玩游戏捂嘴巴,发现有孩子打嘴巴,老师为啥不制止?动员全班孩子针对一个孩子,老师的师德在哪里?园长退费的意思就是不允许我们孩子以后在这里念书了,打我们孩子的事情难道就不管了?”成成的妈妈说。

3月9日,记者从艾先生处了解到,目前成成和妹妹已经不在智慧幼儿园上学了。学校退了费,两个孩子正在另一家幼儿园上学,但学籍档案还没有转过去。

此事发生后,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榆阳区教育局询问调查情况,榆阳区教育局局长刘巨广通过短信回复称,事件正在调查。

3月9日,华商报记者从榆阳区教育局获悉,智慧幼儿园目前已以“游戏设计不当”为由,将涉事老师姬某辞退。

令人蹊跷的是,据家属称,事发后,只有幼儿园当事老师和园长曾登门道歉,教育局的人员并未与他们联系过,也没有人来查看过孩子的伤情。艾先生说,事发后,他曾多次给榆阳区教育局打电话反映,得到的回复除过正在下乡,就是正在调查。对于调查为啥不接触家长和孩子的问题,景平称,会安排人调查。

记者手记

孩子称在幼儿园被打,这事当事家长关心,社会公众敏感的神经也被牵动。在没有监控视频还原事件真相的前提下,对于老师是指使全班孩子对一个孩子“打嘴”还是“捂嘴”,就需要教育部门进行严谨的调查后得出结论。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榆阳区教育的调查方式远谈不上严谨二字。事发第二天,教育局工作人员去到幼儿园了解情况,为什么就不愿去听听住在百米之外的家长和成成怎么说?如果是打嘴,成成的伤势第二天还能看到,但事情过去了三天,教育局竟然还连事件中的受害者还没有见。

教育局本应该扮演教育机构的监管者,和纠纷的仲裁者,而不应为了“遮丑”成为和事佬。

    你一言不合就打赏的样子最可爱了~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幼师